₯狼ㄨ①瘢₮覇氣

Jourlie厨,Kardall粉,卡抽控,卓丹控,豆控。是Kaylor shipper,有灵感时勤快,没灵感时懒癌,不爱用表情,是御姐控。

【法鹰×黑百合】床笫之欢


说真的她其实不喜欢阳光。

冷血动物的血是冷的,但阳光是暖的。

就跟从背后贴上来抱着自己的这家伙一样,暖的,让人生厌的温度。

“这么有兴致,一大早欣赏阳光吗?”

“我也可以送你下地狱看鬼火。”

“尊敬的黑百合女士,你最好注意到你的枪可不在这里,它在客厅睡了一整夜。”

“那么亲爱的‘法老之鹰’,如果你能记起你把火箭筒丢在门口看门的事简直不能更好。”

似乎除了能相融的性之外,只要一开口就跟在战场上她们的关系差不多,满满当当硝烟的味道。

“我没有任务。”那个右眼下面纹着“荷鲁斯之眼”的家伙斜靠在床头边坐着,观赏完穿衣秀吹口哨的样子着实让人讨厌。

“我有。”回敬法芮尔那副流氓样子的砸到脸上的她的衬衫。

“哈,那我想我很快也会有了。”拿下衬衫又丢到床尾。

“今晚没有‘party’。”黑百合巴不得少些这种早安咬之后的纠缠不休,却不知道缘分到的时候是不是晚上又要装作忘记自己早上说过的话。

“喂。”黑百合回头的时候接住法芮尔甩过来的东西,“我可不想还没出门就登上报刊。”

法芮尔说的是剧毒诡雷带来的伤害。

“毒不死你。”带着这东西的时候,黑百合可从没忘了关掉开关。

若是有人能解释她们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就好了。她被她的狙击枪打中过腹部,她被她的火箭炮溅射过后背…这类恨不得对方死在自己的火力之下的事她们做了不少,但是没有炮火相见的时刻,除了这么嘴炮之间对着干,剩下的无非也只是干。

从床头滚到床尾,从门口滚到沙发,或者干脆第二天醒来发现昨夜那场不开灯的竞技赛是在地板上举行的——统统心照不宣。

这或许就是纯粹的性带来的好处,只解决成熟的荷尔蒙吸引问题,不谈什么卑微到家的爱不爱情。

“今天难得没有给你两枪,不知道是你脑袋挂机了还是‘翅膀’卡门缝了没有出来。”

“看样子你的任务完成得很愉快?”

任务完成是很愉快,但是说实话,看到堂堂的首席安全官喝着啤酒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打游戏,实在让人很不愉快。

“遇到只跟你差不多的‘蜜蜂’战术骚扰,其余都很愉快。”黑百合把自己摸枪随手甩到沙发上,让它和法芮尔的火箭筒一块乖乖躺着,然后伸手去冰箱里拎瓶矿泉水。

“战术骚扰?那看样子我算是性骚扰。”回答法芮尔的是矿泉水泼了一脸的凉。

“其实要我看没准她是在追求你,心理上的。”法芮尔的话里总是有那么点让黑百合能瞬间理解的深意。

“滚。”这样的话题黑百合没心情陪她聊下去。

“她今天也去了吗?”法芮尔问的是安吉拉。

“那么想知道何不今天去了让我给你两枪?”黑百合说着将已经脱到小腿的贴身皮裤踢到一边,打开龙头,任由凉水打在身上。

“只怕你舍不得下手。”

“滚出去。”

“怎么?难道不想在浴室来一发?”

然后在浴室里足足火箭弹的一发。

应该从一开始就毫无肉体上的吸引,法芮尔抽空让脑子走了个神。

但也许神也想不到,在战场上天雷勾动地火的奇妙。

只是再深入的肢体语言沟通也与爱情无关。

所谓床笫之欢,大概也就是在情感纠缠之前的弥留之欢。

————————————————————

总体写得还算…隐晦吧…不清楚可以问,我会一点点解释。

嗯,我想应该写双飞组和机甲组了…

评论 ( 15 )
热度 ( 59 )

© ₯狼ㄨ①瘢₮覇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