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ㄨ①瘢₮覇氣

Jourlie厨,Kardall粉,卡抽控,卓丹控,豆控。是Kaylor shipper,有灵感时勤快,没灵感时懒癌,不爱用表情,是御姐控。

【法鹰×艾米丽AU】Mi Amor(2)(试发)

2

随后的几次见面也都是在那家酒吧,法芮尔难得地愿意坐在吧台面前这种很容易暴露在想搭讪的目光中的地方。

吃完饭后早早地到,吩咐调酒师一句,然后安安静静地等待艾米丽的到来,洽谈结束再乖乖巧巧地送艾米丽回酒店。

“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什么问题。”艾米丽拨弄了一下放在桌上待机的手机,“比方说…我不知道你的工作,你的年龄,又或者你的家庭情况——很多。”

“我是个退役军人,现在做点安保工作。”法芮尔低眉看着面前只剩下冰块的玻璃杯,手指有节奏地敲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今年26了。父亲很早就去世,我几乎没见过他的样子,唯一有印象的是母亲,她生前是个很优秀的军人,很忙,我很少能和她待在一起,年前母亲去世了,因为工作时的一场意外事故。”

“我很抱歉。”

“不。”法芮尔摇摇头,停下了敲击玻璃杯的手指,“我对父亲没有概念,只不过母亲对我而言更像是个值得学习的英雄,敬业、正义且忠诚。”

“其实我想…我的前夫让我对军人有了不太好的感觉,但是——你。”艾米丽指了一下法芮尔,“你让我感觉军人其实还不错。”

“我的荣幸。”

“除了搭讪技巧上实在单纯得可爱。”

“啊…”法芮尔尴尬地摸摸鼻子,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

“有想过什么时候…找工作之类的吗?”走在路上,法芮尔把双手都插进裤子后面的口袋,低着头看了会儿路又仰头看向艾米丽,“还有…居住问题…毕竟经济上可能会——”

“嗯。”艾米丽轻声应和,“大概会在把自己‘洗劫一空’之后再考虑吧,现在先不急。说不定在那个时候,突然遇见个什么人,然后又‘一不小心’把自己嫁出去了。”

“…这算是…法国人特有的幽默吗?”听到艾米丽的话,法芮尔心里“咯噔”一下,心思反应到皱了一下的眉头上,她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跳转话题。

“不,是美国人特有的幽默。”

法芮尔明白过来那是艾米丽说的玩笑话,但她也相信,这样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微笑之余,她忽然停下脚步。

“那…那个人,可以是我吗?”法芮尔看着艾米丽已经踏离两步的背影,手指有些不安地捏住口袋内层的布料。

艾米丽也停下了脚步,没有及时回应。

远街的灯光有点昏暗。

与街灯擦肩而过的人们走得匆匆,谁也没来得及多把目光施舍给陌生的人。

“…可以吗?”法芮尔的心跳得飞快,她不明白为何此刻她会这么急着表露心声,明明她想再等久一点,再让艾米丽多了解自己一点,这样也许艾米丽会更亲近她一点,“我可以照顾你,你可以来我家住。我家有空的房间,房子不大,但是两个人住也很宽敞…”

“……”

“…我有工作…也许偶尔会遇到危险,但是很稳定,养我自己也有富余,多一个人也可以。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个人可以是我的话——”

如果那个人可以是我的话,那我可以对你说喜欢你吗?

法芮尔多想把心里的话都表达完,即使她与艾米丽相见的时间加起来还不足24小时,但她却已经不知道花了多少个24小时去想这些话。

爱情这种电光火石海誓山盟擦枪走火的东西,她头一次这么想得到。

“别说了,法芮尔。”艾米丽听着法芮尔的话,恍然间似乎又想起了曾经的杰哈,他那种躁动的热烈总是填满了胸腔,对着她有满心表达的意愿,却在表达之后,迫切地渴求她的回应。

她是冷情的人,太难被打动,即便被打动,也太难给予对方相同的回应。

纵使外人眼里,她的外貌娇艳妖冶得如同火焰燃烧中浓郁盛放的红色玫瑰花,可她对这种庸俗看得太透,好感二字,也就算是足矣。

法芮尔的沮丧几乎是在一瞬间形成的。

就好像一盆凉水从头顶倾倒而下,浇得她直发冷,却没有让被热情充盈满了的大脑冷静。

只是艾米丽的下一句话,又像阳光一样驱走法芮尔脸上的阴霾。

她说——

“给我点时间考虑吧。”

或许剧本从一开始就不是标准偶像剧那种男主一邀请,女主就答应的简单剧情在上演,法芮尔想。

当她把备用钥匙放进艾米丽手心的时候,她想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发烫了。

艾米丽考虑后的结果让法芮尔欣喜若狂,脸上的一本正经根本就压不住眉宇间的兴奋,那让艾米丽觉得,若不是法芮尔自己控制的住,怕是要跳起来抱着她狂欢。

这也许就应该是法芮尔和杰哈的区别,艾米丽在心中默念。她还是有几分愧疚的,她愧疚于自己在这么段时间里还没有脱离对杰哈所有的回忆;但她同样也有些担忧,她担忧有那么一天,法芮尔会变成后来的杰哈。

这几乎不容艾米丽想得太久太深,至少这个尝试的机会,她只给了待她有礼而真诚的法芮尔,哪怕她最终无路可走,她也不会遗憾。

“我…我的房间让给你睡!”法芮尔舌头打结的模样仿佛一个被赞扬后略显羞涩的孩子。

“我还是睡客房…”艾米丽觉得这有些不太好。

“不!”法芮尔打断艾米丽的话,刚想下意识抬起双手阻止艾米丽的想法,在指尖离艾米丽只有两三公分时又赶紧收回手,“我…我睡客房!嗯,我睡客房就好!”

法芮尔对艾米丽总有些敬畏的心态,她不愿意强求她什么,想给她自己所拥有的,但又怕自己心太切,还没好好表现,就被淘汰出局。

这种态度让艾米丽心尖有些发疼,她只是一个计划提早的决定,就让她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一颗单纯诚挚的心。

法芮尔还只是个爱情新手,冲动地脱掉自己那轻如蝉翼的伪装,只怕一路上都是跌跌撞撞,摔得踉跄还要坚持爬起来将一颗真心捧上前,不管自己早已浑身是血遍体鳞伤。

“法芮尔。”

艾米丽叫住还在磕磕巴巴地向她描述家中内容的法芮尔。

“…抱歉…我…”她好像太多话了…这样…艾米丽会烦的吧?

然而迎面贴上来的夜百合香气让法芮尔的大脑再一次当机。她的双手还愣愣地放在两边,艾米丽却已经拥抱了她,当她反应过来时,才敢缓缓地回抱艾米丽。

“傻瓜。”

这是她第二次这么说她。

别这么快就把真心交出来啊…

艾米丽蓦然间有些害怕,她害怕她哪天会错手伤了法芮尔,让那颗跳动的心满目疮痍而无法弥补,让那满腔沸腾的血如淌冰川而没法回暖。

“傻瓜…”

她第三次这么叫她。

————————————————————

说好了给自己发个糖甜一下,结果发现死也治不好自己这个给自己捅刀子的坏毛病。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狼ㄨ①瘢₮覇氣 转载了此文字

© ₯狼ㄨ①瘢₮覇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