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ㄨ①瘢₮覇氣

Jourlie厨,Kardall粉,卡抽控,卓丹控,豆控。是Kaylor shipper,有灵感时勤快,没灵感时懒癌,不爱用表情,是御姐控。

【法鹰×安娜】Dirty secret(0&1)(试发)

标题 《Dirty secret》
中译 《背德秘密》

情感向是爱情向的,因为角色是法鹰和安娜,所以接受不了的读者建议不看。
大致是24岁的法鹰和26岁的安娜,接受不了的读者建议不看。
最后重申一遍——

接!受!不!了!的!读!者!建!议!不!要!看!

好的,我说完了。




对于有勇气和信心看下去的读者,提醒你们,这篇不是穿越,而是有私设,所以请不要来和我说有关“时间悖论”的问题,就是这样。

很好,看完以上这些话,那么进入正题。

====================
 
0


意识分离只需要一秒钟,但是同样,恢复意识也只需要一秒钟。

法芮尔轻咬住身下女人的颈间,感觉得到动脉里的血液汩汩流动,诱惑的触觉。

不是梦。

相似的肤色,相近的身材,同时的汗水交织,同样的肢体纠缠。

她不敢说自己对身下女人这副迷离妖娆的姿态有多欲罢不能,禁忌带来的快感让法芮尔血脉沸腾。

安娜。

她这么称呼身下的女人,而不是,母亲。

背德的关系。

安娜不知道,但法芮尔,都知道。


1


法芮尔记得,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当打算绝地反击的“黑爪”将地下基地暴露出来之后,“守望先锋”就与“黑爪”陷入了一场拉锯战。

“黑爪”最后的手段,是将那块作为持续能源的太空晶体最大能源释放,从而彻底毁灭掉“守望先锋”与一同作战的军方部队,从而对维和势力造成毁灭性打击。

知道消息的法芮尔,最终连“自告”都没有,直接“奋勇”。

人们最后看到的,是“猛禽”作战服的主人,一手拿着持续轰击敌人与队友附近防止他人靠近,一手抱着自爆中的晶体,在一片淡蓝色的爆炸光晕下的晨曦泛起的天空中,永远地消失…

是的,原本法芮尔的人生就应该到此结束。

但当她莫名睁开眼的时候,周围全都是正在作战厮杀的双方士兵与智能机械们,直觉告诉她,她还活着。

法芮尔不得不开始战斗,因为当她刚准备爬起来,就有人开始攻击她。

子弹在周围扫射,法芮尔双手撑地,向后挪了几步险险躲开子弹的攻击,随后右手抓起一侧的火箭筒,侧身的同时左手启动喷气背包,在敌军的惊愕之中,跃上半空,左手一抬,手腕上的导弹飞出将自己与敌人震开,夺取制空权,紧接着就是火箭筒一堆狂轰乱炸。

这场战争原本很焦灼。

弹药补给所剩无几,以至于已经空了弹药的士兵们只能用肉体去对抗子弹。

但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使得战局向有利于“守望先锋”的方向发展。

敌军突然将攻击的矛头指向身后,“守望先锋”的冲锋官们发现了这个机会,带着队伍迅速扑向敌军,战局风向立刻转变。

硝烟、风沙、尘土、热浪——

在朦胧之间,体力接近透支的冲锋官们迫不及待地向之前闪电形成的地方冲锋,敌军节节败退,开始撤离战场。

这个时候,作为冲锋官之一的安娜才看清那道之前看不清晰的深蓝色身影。

那是一身以深蓝色为主色调,黄色作为装饰色的机甲,机甲的主人气喘吁吁地站在地上——她的燃料已经耗尽,双手抱着蓄势待发的火箭筒——弹药也不多了,独自一个人,却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敌军完全撤出战场,“守望先锋”也没有追杀,他们现在实力不足。

那个人转过身来,安娜也没第一时间能看清那个人的正脸,就见那人手中的火箭筒一滑,掉在地上,先是双膝着地,随后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

“您好,我是‘守望先锋’的冲锋官杰克·莫里森。”

“加布里尔·莱耶斯。”

法芮尔方睁开眼,就看到病床边两位一黑一白的美国强化士兵,十分熟悉的面孔。

这两张面孔,在法芮尔十三四岁时就见过,这让她有些恍然自己身在何处。

医师不是她熟悉的安吉拉·齐格勒,而是另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目光和蔼,相貌英俊的德国男人,费恩·米耶尔。

“您现在需要休息。”费恩提醒翻身下床就扯掉点滴的法芮尔。

但她现在只需要镜子。

法芮尔慌慌忙忙地冲进洗盥室的时候,看到的是自己曾每日都会见到的那张脸,只是更年轻了一些,可她依旧慌乱——

她失去了她的“荷鲁斯之眼”纹身。

法芮尔打开水龙头,双手捧起水不停地泼到脸上,努力冷静下来,她开始意识到,她不是没有死,而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她熟悉和陌生的人,却不是她该存在的世界。

“…但是,莱耶斯,她是昨天那场战斗我们获得胜利的关键!”

“关键?一个不会开口说话没礼貌的‘关键’?”

“好了!你们两个吵够了没?”说话的是个女人,这个声音让法芮尔停下了手,抬起头,愣愣地看向镜子里反射出的那张面孔。

她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她早该想到的!

“嘿,我们的大英雄!我是‘守望先锋’的冲锋官之一,跟外面两个傻大个儿是战友兼搭档。”说话的女人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先锋队长制服,有些慵懒又傲气地抱臂斜靠在门框上,唇边勾起的笑和左眼下的“荷鲁斯之眼”都格外引人注目。

“我叫安娜·艾玛莉,感谢你昨天从天而降给予我们的支援。”

妈妈…

————————————————————

她应该早点就先意识到更多的东西,法芮尔想。

“好吧,也许你会是——荷鲁斯派下来帮忙的…使者之类的?”安娜靠在墙边,看着背对着她脱掉病号服,只着黑色的束胸和贴身运动短裤以及身上缠着一些绷带的法芮尔,小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很性感。”

原先在医疗室的四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三名男性决定将沟通的工作交给安娜来做,于是乎遍纷纷撤退,将空间留给安娜发挥。

“……”法芮尔叠衣服的手僵了一下。她日常穿在机甲内部的那件紧身衣已经在战斗中损坏,而她没有可以替换的衣物,听到安娜的话时,她原本就有些凌乱的思维现在乱到抽搐,“能…找套衣服…给我吗?”

“啊?”安娜晃了一下神,眼神扫视了一圈才发觉刚刚那个低沉到有些沙哑的声音是来自那个背对着她的人的,“…好,等我一下。”

门关上后,法芮尔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总不能说,她刚刚被安娜研究她身材那种炽热的目光盯得全身汗毛直立吧?

“这套可以吗?是我的,不过可能有点小。”安娜说着正准备推开门,门就拉开了,“女孩子可能会更喜欢裙子一些,特别是长得好看的女孩,披肩长发,一身裙装…”

“不,我喜欢裤子。”打断了安娜的话,法芮尔接过安娜手上的衣服,淡淡地回了一句:“谢谢。”

“……”安娜的表情顿了一下,思虑了一阵,又勾起嘴角,看着正弓着身子调整裤子的法芮尔,“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法芮尔…”法芮尔刚想按照往常一样说出艾玛莉这个词的时候又闭上嘴,抬起头郑重地正视安娜的目光。

“对,法芮尔。”

不是法芮尔·艾玛莉。

====================
 
知道什么叫撩妹失败吗?就是安娜这样,踢到了一块耿直的铁板。

评论 ( 14 )
热度 ( 54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狼ㄨ①瘢₮覇氣 转载了此文字

© ₯狼ㄨ①瘢₮覇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