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ㄨ①瘢₮覇氣

Jourlie厨,Kardall粉,卡抽控,卓丹控,豆控。是Kaylor shipper,有灵感时勤快,没灵感时懒癌,不爱用表情,是御姐控。

【法鹰×天使】请告诉我(8)

日常拖延症的我终于还是写了…

————————————————————

8

理她,不可以;不理她,也不可以…

不理她,很不可以;理她,更不可以!

法芮尔双肘撑在瑜伽毯上,绷直身体,紧握的双手,手臂上已经开始爆起青筋,身上的汗也刷刷直冒,将身上的运动背心和短裤都打湿了个透。

现在她满脑子里全都是早上的情景。

她讨厌她现在这个样子,讨厌她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个女人弄伤了自己后的脆弱模样,更讨厌…为什么忍不住要回头,要去…

不!什么都别想了!

那女人对于自己而言就是红颜祸水,是致命毒药,她必须戒掉!

“喂…你今天…犯什么…毛病了?!”跟法芮尔同样支撑姿势的查莉娅偏过眼,压制住声音的颤抖。

往常里比赛也没说搞这么拼命…虽然说也很拼命,但是这次怎么看都像是心里有事憋着了。

“闭…嘴!”法芮尔的表情现在都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了,“好好…比赛!”

好好比赛是好好比赛,可是说好的适可而止呢?

查莉娅翻个白眼,“喂!你…是不是…和…齐格勒…博士…”

“别提…她!”

法芮尔厌恶这种状况,就仿佛自己是条海里的鱼,无论游得多远,游得多快,用尽全身的力气,都逃不出被来自拥有安吉拉·齐格勒痕迹交织的海水包裹的命运。

“停…!”查莉娅趴在瑜伽毯上,有些疲惫地抬手一巴掌把还想坚持的法芮尔拍趴在瑜伽毯上。

意料之中的,法芮尔也有些疲惫地一巴掌还给了查莉娅。

“你是不是和…她…发生什么…矛盾了?”许是感觉到了安吉拉的名字会扎伤法芮尔的敏感情绪,查莉娅很有选择性地把安吉拉的名字换成了一个看似模糊又很有指向性的字。

查莉娅是个很直白的人,相比莉娜,赛特娅她们的沉默,查莉娅的直白显得有些突兀,以至于听到这个问题的法芮尔在翻过身想躺下的时候,僵了一下。

法芮尔没说话,但是查莉娅明白,她说对了。

“是因为…那时候…博士没去看你吗?”

这事虽然大家都没怎么明面上说,但私底下的讨论,查莉娅还是些些许许地听到了点内容。

法芮尔直愣愣地盯了一会儿正亮得烫眼的太阳,又闭上眼,抬起酸软的胳臂挡住眼睛,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作是一个敷衍的回应。

“这样啊…”察觉到法芮尔还有什么不愿意说出口的,查莉娅幽幽地闷出一句,随后一巴掌拍上脸,遮住阳光。

她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只好保持这种继续不下话题的该死沉默。

“…我讨厌她。”法芮尔憋了好久才憋出这么句话。

她的声音很小,至使查莉娅轻抬了一下手指,从指缝间想去看法芮尔的表情,但看到的却是用手臂遮住了所有表情,只露出下半张脸的法芮尔。

那句讨厌在查莉娅听起来更像是法芮尔在闹腾别扭的孩子脾气,心里藏了委屈又不肯自己说,别人问起来也是虎着一张脸,然后扯出一句皱皱巴巴的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说的是D.Va?”查莉娅故意调侃法芮尔,“我来的时候可是听说小丫头昨晚跑你房间去睡觉了,美早上跑小丫头房间里去叫她起床时没看到人,急得头发都乱了,结果还是雅典娜告诉温斯顿说小丫头在你房间睡懒觉呢。”

“啊?”法芮尔迷糊地吱出一个音节。

“大家都觉得D.Va跟你最近混得挺熟,是不是暗恋觉得没结果…”

“她知道。”她指的是安吉拉。

法芮尔发现自己几乎养成了这种打断别人话的坏习惯。

只是这种说起来是暗恋,实质上却和明恋而得不到,没有什么区别。所有人都知道她迷恋着安吉拉·齐格勒,像个无头无尾的傻瓜,明明早就知道面前的是火却还要学着飞蛾扑上去…

哪怕是最后被烧成灰烬。

其实她这么欺骗自己也很久了。

刚发现自己喜欢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不会有结果了,是单恋,是战乱,是明知道对方不会给自己回应,是脑子里早就清楚不可能在一起,却怎么也按捺不住幼稚的心。

在理智与情感之间纠结了太久,暗恋成了明恋,告白成了缄默无言…

是不是爱情的事情都是这么难办?

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时间,错的人?

心不允许法芮尔再猜想下去,不然她真的会崩溃吧…

“大家都知道。”查莉娅淡淡地说着,又收回视线,闭上眼睛,“如果知道没有结局的话…换个人吧…”

多么抱歉的是,她劝的是分开。

她不是瞎子,和法芮尔两个人就比赛锻炼时她就很欣赏这个一言不合就坚持到自己坚持不住的家伙。

她不止一次地看见过法芮尔在看到安吉拉时眼里那种憧憬,那种拼命克制也克制不住的——

爱。

她也不止一次地看见过安吉拉会对不知所措的法芮尔露出温和的微笑,那是真正的安吉拉特有的温柔,被安吉拉全部留给了法芮尔,一丝也不剩。

可安吉拉不爱法芮尔,她要的全都是法芮尔能给她的包容与信任,她依赖法芮尔,却自私地不爱法芮尔。

每当想到这个地方,查莉娅都很是心疼她这个好对手。

“…可能我这么说很冒失…但是我觉得你也许更适合爱别人,而不是她。”

听到这话的法芮尔握紧了拳头,小臂因为过度用力而剧烈颤抖。

“真的…可以吗?”

法芮尔不知道是问的查莉娅还是她自己。

“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但是,法芮尔…”查莉娅停了一下,“有些决定…是没有回头路的…”

就好像当初她决定永远不把自己的心事告诉那个女人一样,甚至让大家都觉得她们只是点头之交,擦肩而过后就不再有任何接触。

尽管心里依旧对那个智慧又温柔的女气象学家还有那么点舍不得,可是既然是已经决定了事情,又怎么能够更改呢?

就当作是心甘情愿,顺其自然吧…

“谢谢…”

既然没有结果…那就没有结果吧…

————————————————————

安吉拉醒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午饭的点。

睁开眼就看到法芮尔坐在旁边,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短袖和休闲长裤,坐的那张椅子对与长手长脚的法芮尔而言有些矮,以至于法芮尔将手肘抵在双膝上而不是扶手上,双手放松地十指交叉,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发呆。

这是安吉拉少有的在这样一个可望而不可即却又不用担心法芮尔会离开的距离,去观察法芮尔。

是因为尝过了那种濒临失去的感觉,所以才分外了解了珍惜的重要性。

就好像久居在一片黑暗中的人害怕夕阳落下一样,她害怕失去她所依赖的人,这种稚嫩的任性偏生是怎么也没有放过她这个早就过了耍性子的年纪的人。

她再失去不得什么了。

“醒了。”法芮尔低声细语地说。

安吉拉那种柔软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让她心口一阵疼。

她也舍不得。

可她想结束。

上午和查莉娅的那段短暂的对话,让她坚定了放弃的决心,她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她也有自尊,没办法再和安吉拉玩这种你追我逃,永远保持距离的游戏了。

可她真的舍不得,即便知道这样不好也舍不得。

“…嗯。”刚醒来的身体还适应不了发出声音,即使安吉拉用了很大气力,发出来的声音也还是细细小小的。

安吉拉笑着支撑起身,扯到痛处的时候不禁皱着眉头发出一声嘤咛,轻按着发疼的腰侧,法芮尔连忙起身大步走过来,刚打算抬手,又看到安吉拉摇摇头示意没事。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放在你桌上了…”法芮尔的语气有些拖延,“不管饿不饿…多少吃点…”

“好。”安吉拉的表情很是愉悦,刚想再说着话让法芮尔多陪她一会儿,却发现法芮尔的表情不似上午那般,而是明显很是低沉,“法芮尔…?”

安吉拉感觉不太妙。

“我…走了。”

法芮尔垂着眼没有看安吉拉,转身的背影让安吉拉开始心慌意乱。

“等下!”

安吉拉忙乱地伸手去抓法芮尔的手臂,却被法芮尔回身用力甩开。

“如果你不愿意回应,就拜托不要玩弄我!”

法芮尔的声音很大,压抑不住的怒火在语气中满满被点燃。

安吉拉被这突然的变故吓懵了。就好像早上被法芮尔训时——又或者…更意外一些。

“我…”她想说没有,但她明白,这话得有多么违心才能说出来,她的心没有让她说出来,法芮尔也没有。

她吻了她。

粗暴的碾压和撕咬让柔软的唇瓣颤抖地疼。血液瞬间涌上大脑,安吉拉瞪大了双眼,猛地推开侵犯她的法芮尔。

“呵!”法芮尔踉跄了两步,苦笑起来,“你看…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她缓缓地摇着头,“你知道…你都知道!可你从来都只会避开我…即便我知道你不会爱我…要拒绝我…你也告诉我啊!”
 
这是法芮尔第一次在安吉拉面前表现出这种崩坏到极致的情绪。

“我都懂了…不会再缠着你了…”法芮尔深吸一口气,快步走到门口,按下门把。

“法芮尔!”

安吉拉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几分啸叫感,让法芮尔身形一顿。

“那你能接受吗?!接受一个看起来善良无私,却比谁都自私就因为自己害怕失去重要的人,所以宁可闭口不谈的虚伪女人吗?!你能接受吗?!”

“我——”法芮尔转过身就想急急忙忙回应。

“可是我不能!”安吉拉低着头大吼,手指攥紧了身下洁白的床单,她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开始发酸,“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接受这样的我自己!做不到带着这些愧疚感和你在一起!更做不到在失去了安娜之后我还要再担心失去你!”

“所以…拜托你…”安吉拉抬起头,眼泪沿着下巴砸到床单上发出一声闷响,声音小了许多。

“拜托你…别离开我…也别说爱我…”

这个女人所有的脆弱被法芮尔一览无遗,法芮尔听完这句话,身形一垮,撞在门板上倚着,张了几次口,却被倒腾上来的泪意压得失声。

搭在门把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抽动了两下,法芮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是一个短短的字节,夹杂着所有复杂情绪包裹出的哽咽——

“…好。”

爱情破碎地落荒而逃。






————————————————————

【这是一个小广告。】

【守望先锋百合群“多拉多的小巷角”期待各位的加入。】

【各位可以在这里交流情感和想法,聊得开心,有时候夜间还会有奇♀怪的活动,运气好的话可以不定期地见到各位活的心仪的大大们,并且可以尝试勾搭。】

【群号:276118970】

【新人们记得进来后要仔细发掘群规中的宝藏,有需♀求请务必私聊管理员。】

评论 ( 53 )
热度 ( 85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狼ㄨ①瘢₮覇氣 转载了此文字

© ₯狼ㄨ①瘢₮覇氣 | Powered by LOFTER